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二爷的蛋蛋
武二爷的蛋蛋

武二爷的蛋蛋

话说武松为了躲避官府的追赶,乘着夜色连夜出城,现在武大郎死了,他也无依无靠没有了亲人,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要去投靠谁,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想着能不能碰上愿意收留他的人。这一天午后,他来到了一个叫十字坡的地方,这里山清水秀,景色宜人,现在又日在当午,武松连日奔波也有些累了,于是就随意找了间酒家吃饭。酒店的老板是一名年轻的女子,长得虽然不能说是花容月貌,国色天香但也差不了很多,就是比潘金莲都不惶多让,少了一分妩媚性感多了一分成熟大气。

她五官精致,面貌姣好,虽然穿着一身并不显眼的布衣布裙但无法遮掩她欣长的娇躯和玲珑的曲线。武松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女子拿上来几样小菜和两坛酒水,看着武松笑了笑,不过心里却是暗怒。这贼子生的面目狰狞,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良之人,正好自己的作坊里面最近缺货,就将这个黑鬼送过去。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一直保持着和煦的笑。

武松肚子早就饥饿了,狼吞虎咽的吃完饭菜,又喝了几大碗酒,突然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心下暗叫糟糕,这酒里下了蒙汗药,带着这个念头,武松眼前一黑,栽倒在地。那名女子见状,叫了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拖到了后面的作坊里面,将其脱的赤条条的,然后用麻绳捆住手脚,将武松固定在了铁架子上。然后让人泼了一盆凉水。

昏迷中的武松慢慢转醒,他发现自己此时躺在一个空旷阴暗的大房间内,周围一片血腥味让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汉也不禁感到一丝凉气。动了动手脚,他更悲剧的发展自己竟然被绑起来了,这样纵使他能打也难以逃脱了。看着眼前的曼妙身躯,他实在想不到自己哪里得罪了这女人,竟然这么狠毒的对付自己。

「你是谁?为什么把我绑起来?」武松不屈的大叫道。「贼子,只能怪你运气不好,撞在了我孙二娘手上。」女子对着武松冷冷一笑,笑容中充斥着嗜血的光芒。要说这孙二娘可是十字坡一霸,别看她长得貌美如花但不知多少地皮混混倒在这朵带刺的玫瑰下。而且她在杀人之前总是喜欢把人折磨的生不如死,让他们在地狱和绝望当中慢慢死去。她开的这家店也成为了十字坡的禁忌之地。此时的她身上散发着一种致命的气息,几乎让武松不敢多看。

「呵呵,你还真是一个强壮的汉子呢,要不要姐姐好好的伺候伺候你啊?」孙二娘一脸娇笑道,眼里却是不是的瞟向武松的下体。武松被看的老脸一红,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只见孙二娘用手握住了武松的鸡鸡,鸡鸡很快就在孙二娘的玉手调弄之下涨大了起来。「哇!好大!不愧是猛男,被你上过的女人一定很爽吧。」孙二娘忍不住惊呼道。「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小弟弟,看你的样子一定是饥渴了很久了吧,要不要姐姐让你爽爽呢?」武松看着她修长有力的手指狠狠的抓着自己的鸡鸡。他知道这个女人的手十分有劲,看样子应该练过武。只是她的手掌十分柔软,没有一点茧子,这不禁让武松大感奇怪,不过真的很爽,他现在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去青楼了。

看着手里渐渐变得滚烫的鸡鸡,孙二娘脸上没有任何的女性的娇羞和不适,反而更加卖力的上下套弄着,很快武松就在一阵强烈的快感刺激下缴械投降了,他低吼一声射出了浓浓的精华,射得孙二娘满手都是。

孙二娘没有任何愤怒的表情,仿佛溅到手上的不是精液,而是水一般。看着慢慢软下去的鸡鸡,孙二娘的小手迅速转移了目标,握住了两颗饱满的蛋蛋。轻轻的抚摸着上面几个淡淡的手指印,那都是拜潘金莲所赐。「哈哈,小弟弟,被女人捏了吗?要不要姐姐来好好给你揉揉呢?」说着,小手就在蛋蛋上揉搓了起来。

孙二娘手上的力道可比潘金莲大多了,小手看上去还没使劲了,武松就痛的惨呼起来,挣扎着扭动身体,孙二娘没想到武松蛋蛋被捏还能有这么大的力气,没有防备之下被武松的肩膀撞在胸口,直接撞飞了出去。孙二娘揉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和煦的笑容消失不见,俏脸上布满了寒霜:「臭匹夫,你激怒老娘了,老娘会让你生不如死!」孙二娘怒哼一声,不理会咬牙切齿的武松,上前再一次捞住了两颗蛋蛋,用很大的力气捏着。「嗷嗷!」武松爆发出了比刚才惨烈几倍的惨叫。

这小妞力气真不是一般的大,武松感到自己的蛋蛋已经被掐的变形了,再来几次估计就碎了。不能这样下去,一定要找个机会给这女人来几下狠的。武松暗暗的对自己说道。可是他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因为剧痛变得越来越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浑身精壮的肌肉给自己带来沉重的压力武松咬着牙强忍着疼痛,可还是不停地从牙齿缝隙间猛吸着气。

孙二娘仿佛没看到似的,小手更加用力的掐捏了起来。她在心里也十分佩服武松的忍耐力,这要换作一般小混混早就疼的大呼小叫,满地乱混了。只不过这并不能改变孙二娘的初衷,反而更加跃跃欲试,她很想看一看这家伙的蛋蛋到底有多硬。孙二娘眼里不停闪现着暴戾气息,让武松一阵心惊胆战。


孙二娘使劲的捏着武松的卵蛋,可是两个蛋蛋滑溜溜的又软又棉,很快就从孙二娘手中挤了出来,孙二娘哼了一声,看着被虐待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蛋蛋「哼哼,这么坚硬吗?刚好,越硬踢起来也越疼。」武松听了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他真怕踢蛋蛋,前几天潘金莲的小脚踩爆武大郎蛋蛋的一幕幕如同电影一般深深的印在武松脑海里。

他可不认为自己那里会比武大郎硬多少,而且这娘们的力气可比潘金莲大多了。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看了孙二娘的脚上。孙二娘脚上穿了一双黑色厚底皮靴,这是她虐待那些小混混时穿的鞋子,她很喜欢穿这双鞋踢蛋蛋发出的巨大脆响,以及男人倒在她脚下求饶的场景,这回让她的征服欲得到最大的满足。武松想着这下完了,被这鞋子踢蛋还不是蛋碎人亡啊。看来自己这回真的是死了。想到这里,武松痛苦且绝望的闭上了眼。

孙二娘盯着自己脚和武松裆部的距离,突然左脚往前迈了一步,同时右脚从裙摆里飞出,碰的一声响,皮靴坚硬的鞋头狠狠的撞在裆部。这一脚并没有直接命中蛋蛋,而是被鸡鸡挡住卸去了大部分力量,不过尽管这样,巨大的力道还是震的蛋蛋一阵乱颤。

武松感觉自己的阴茎几乎都要断掉了,小巧玲珑的皮靴给他的裆部带去了难以忍受的痛苦和巨大的创伤。武松嘴巴张成了o字型,好半天才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可是孙二娘却十分兴奋,嘴角露出了嗜血的笑,在武松眼里,这就是魔鬼的笑。由于刚才那一脚将鸡鸡重创,软软的萎缩了下去,于是这一脚就毫无阻碍的踢中了两颗红肿的蛋蛋。整个皮靴的前半部分都深深的陷进了囊袋中。

两颗蛋蛋都被这强劲的一脚踢飞了出去,狠狠的撞进骨盆中。武松此时已经痛的叫不出声了,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额头流淌而下,浑身上下也开始痉挛起来。

武松下意识的弯腰,好在他站的位置比较靠墙,弯腰之后颤抖的仿佛随时都支撑不住的双腿总算找到了依靠的地方,他还大张着双腿,尽可能的把两颗蛋蛋贴在冰冷的木墙上,这样一来,靴子的接触面积大就不好踢了。武松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不过孙二娘也不是吃素的,她踢过那么多蛋蛋想了想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所以接下来她果断改变了攻击模式,只见她先是抬起右脚,瞄准了蛋蛋位置,然后猛地扭头甩臀,一记漂亮的后踹腿就施展了出来,碰的一声巨响,皮靴厚厚的鞋底直接撞在毫无保护的蛋蛋上,巨大的脚力猛然爆发,狠狠的将两个蛋蛋挤扁在墙上。坚硬的木墙上都裂开了几道口子可见这一脚力道之猛,武松在剧烈的疼痛和不甘自己屈辱之下昏迷了过去。



武松醒来发现自己还躺在十字坡的客栈里面,下体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旁边就是孙二娘和一名黑大汉站在那里,黑汉子惊喜的叫着小哥,你醒了。经过攀谈,武松知道这汉字名叫张青,是孙二娘丈夫,他虽然开了这家客栈,却喜欢每天跑山上的园子里种菜,经常早出晚归,平时客栈就交给孙二娘管理。于是有了个绰号叫菜园子。

今天他回到客栈就听到后院有动静,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十字坡一霸,平时就喜欢抢劫过往行人的钱财,还喜欢将其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性命。他看到武松长得高大,堂堂一表人才,就起了结交的心思,连忙喝止了孙二娘将其救下。几人互通了姓名,这时候张青和孙二娘才知道眼前的是赫赫有名的打虎武松。孙二娘忙亲自道歉,武松表面上恭维着,看着孙二娘的眼神还是有些惊惧。张青不禁苦笑起来,想起了第一次和孙二娘见面的时候。

那时候,张青还不到15岁,就是一个地皮混混,最喜欢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街坊邻居对他都很不喜欢。这一次,他把主意打到了孙二娘身上,孙二娘刚满13岁,还是豆蔻年华的幼女,但此时的她已经长的很是漂亮,就像个洋娃娃一般人畜无害。张青调戏了孙二娘,并狠狠的摸了她的胸部和臀部,把孙二娘欺负哭了。

这时候张青也觉得过分了就想逃走,可是孙二娘一边哭一边扯住张青衣服,不让他走。张青想要挣脱忽然发现小丫头的小手晶莹如玉,脑海里闪过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张青嘿嘿笑着脱下裤子,掏出兴奋的男根,然后拿过孙二娘的一只小手放在鸡鸡上,上下套弄起来。小丫头显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眼睛里露出好奇的神色,小手套弄得频率越发的快了,弄得张青暗爽不已。「对,就这样弄,用力,用力。」张青全身上下都在跟着小手的频率不停律动着,下体传来的舒爽和阵阵电流几乎让他飞上了天。

就在张青闭眼睛享受的时候,忽然下体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惨叫起来,本是握住鸡鸡上的小手,不知什么时候握住了后面的阴囊,狠狠的捏住了里面的睾丸。「嗷嗷!」张青痛的惨叫了起来,蛋蛋上的小手开始用力了,还用的非常大,让他觉得几乎是小女孩的全力,而且她还用手指不停地在蛋蛋上捻压着,这样更增加了痛感。

张青痛的大呼小叫,孙二娘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小手握的紧紧的,始终保持最大力捏着蛋蛋。很快,张青的双腿不听使唤的慢慢的跪在了地上,孙二娘一边捏着,一边附在张青耳边:「妈妈说男人的那里都是坏东西,必须要打。」听着孙二娘天真无邪的话,张青差点昏厥过去。

过了一会儿,孙二娘松了手,张青如获大赦般的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孙二娘看了张青红肿的吓人的下体,露出灿烂的笑脸。突然,她一脚跺在张青的下体上,然后小脚就踩在蛋蛋上时不时的碾一下,张青又开始尖叫起来,脸色涨的通红,嘴角都流出了白沫来。最后,孙二娘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在蛋蛋上狠狠的踩了一脚之后就松开了,最后看了一眼几乎昏迷的张青,就离开了。